您的位置:主页 > 京观察 > 如何评价观察者网最新一期的编辑部日常:汉服

如何评价观察者网最新一期的编辑部日常:汉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5-01 06:48 浏览次数:

  我们只是想让所有有民族情怀的汉人能够在传统节日和重大典礼(如祭拜炎黄、孔子,结婚,丧葬)时能穿上自己的民族服饰,让我们能够像和族人朝鲜族人蒙古族人藏族人一样正常过自己的民族节日,不要忘记自己的服饰文化。怎么在这些受访者的眼里,让汉人重新了解汉服,成了一种罪过了?

  观察者网第二次放出了那段争议视频,这段视频在几天前被发表,但是因为争议性与偏激性的评论引发了广泛的批评。对于这段视频,虽然我不是汉服圈的人,但是仍然感到被冒犯,原因在于视频中部分人的无知导致自己言语的偏颇与幼稚,同时,我认为作为一个媒体,应当站在相对中立的立场来对一个社会性问题进行评价,所谓的编辑部日常的标题也不能掩盖媒体本身想要给社会大众传递的信息目的。

  对视频中那个胖子所说的开裆裤的问题,引发的争议尤其巨大,科普中国 的账号也发表了一段视频,引起了汉服圈的人的强烈不满,并对其做出了详尽的回复,此处不多做解释。

  至于视频中有人说全面复兴汉服对少数民族如何如何,这种言论充分展现了此人的无知,想要将破坏民族团结的帽子扣在汉服头上不是反汉服运动的群体一朝一夕的希望了。

  首先,对于这个问题,你要去了解汉服运动如何发端?那是在世纪初,历史虚无主义起伏,否定汉族历史,否定汉文化,打压汉族的社会环境出来的,是在纪念“紫气东来”的氛围中逼出来,是在“维护民族团劫”的政策下逼出来的,被压迫的汉族人开展汉服运动,希望复兴汉族,复兴汉文化,所以是谁引发了汉服运动?是谁在破坏与汉族的民族团结?

  其实从一定程度上,汉服运动发展到了今天,早已经与那些汉民族复兴的先驱者的最初的构想所偏离了,从民族主义斗争变成了今天少男少女的小确幸,从压抑的民族意识的抬头变成了温和的文化复兴运动,相比于最起初的汉服运动,其中的民族主义已经稀释了不是一点半点,但是不可否认,这也加速了汉服运动的进程,使之以更温和的姿态得以被大众接受。

  但是,还是有人心惊胆战,还是有人不放心,搞了一个所谓的华服节,这个活动其实是在被动中搞出来的,毛主席说过,阵地我们不去占领就有人去占领,面对着汉服运动的深入,某急于出来占领这个阵地,搞了这么一出摘桃子,妄图更进一步稀释汉服运动中的民族主义,拙劣的手段实在是可笑。

  更新:未来的经济发展如果不景气,那么这些年因为高速的经济发展掩盖的众多矛盾都会成为社会的大问题。单说,我想这些年的微妙的气氛很多人应该有所感,贵州加分事件不了了之,但是再过十年,这种问题还会被轻易压下去吗?皇汉一词经各方的打压,俨然成了贬义词,成了过街老鼠,但是那股民族主义能这么被打压下去吗?汉族不是这个国家需要的时候的大哥哥,要让着弟弟,不需要的时候,就是民族团结大棒任意挞伐的对象。

  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民族主义的幽灵再度降临,我不知是好是坏,但是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说法,你不给汉族一个说法,那么。。。。。

  答:现在的部分少民服饰其实也是古代少民里的贵族才穿的,穷人少民衣衫褴褛根本穿不起,这些人咋不用这个理由去反对少民服饰呢?而且,翻翻宋明的社会史就能知道,当时人穿衣僭越礼制是常态,晚明尤其如此。

  答:其实许多少民服饰也是49以来新发明的,包括满族现在常见的服饰也是如此,和真正的清代满族服饰不是一回事儿,更多地是受清宫电视剧影响,他们怎么不去喷呢?

  答:许多少数民族服饰对于现代生活而言也十分不方便,满族那个旗头很方便?还是西南那些少数民族的银头饰很方便?怎么不去喷呢?

  总结:汉服存在的毛病基本少数民族服饰也有,大部分人喷汉服的理由套到少数民族服饰头上也基本成立,无非是双标而已。

  关于新造的少民服饰和少民贵族服饰,可见大象公会的文章:为什么少数民族的服装都这么鲜艳华丽|大象公会

  当然啦,这篇文章开头就说了,“这些鲜艳华丽的少数民族服装,只存在于晚会舞台、旅游景点和新闻联播里”。汉服呢,实际上汉服党也没多少,大部分汉服党也就是节日或者汉服聚会时候才穿穿,和那些少数民族服饰一样,其实穿的场合都不多。

  另外,某些人对于自己只喷汉服而不喷少数民族的服饰找了这么个理由:“我是汉族我又不是少数民族!所以我只骂汉服,不骂少数民族服饰!”

  其实这个理由换换名词,就成了公知体:我是中国人,又不是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人,所以我只骂中国,不骂外国!

  补充一个关于汉服的常见问题:先秦有“汉”的概念吗?怎么可以说有汉服呢?质疑这个问题的概不是中文系,或者虽然是中文系但是《古代汉语》一门课不及格吧?大部分《古代汉语》里都收有先秦文章(我更好奇的是,哪个版本的《古代汉语》敢于不收先秦文章……),那些先秦文章是不是“汉”语文?莫非某些人觉得王力、郑张尚芳等古汉语学者把先秦汉语称为汉语有问题?

  其实,这涉及一个简单的名与实的问题:未出现那个“名”之前,是否可以存在那个“实”?答案当然是可以,要知道,在屋大维当上罗马元首之后很久,也就是罗马帝国出现后很久,才真的有人管它叫“罗马帝国”,此前它一直老老实实地叫“元老院与罗马人民”,国号和罗马共和国时期一样;而在(东)罗马帝国灭亡之后,才有人管它叫“拜占庭帝国”。有人会说(东)罗马帝国灭亡前,拜占庭帝国不存在么?

  这里我并不是臆测少数民族,事实上我并不认为少民真的在意汉族穿什么出门,对少民老百姓来说还是那句话:干我屁事?你怎么事情那么多?

  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这个曾经、现在和未来的唯一盟友,正在吞噬他们。可笑的是他们又不可能不依靠主体民族去完成“伟大崛起”。故做敲打,干一些没有卵用的事情来拖延时间。

  工业党保守主义者的特点就是“话术用前三十年的,希望论证当下最好、中国最好、未来更好。盲目膜拜GDP与工业产值,只谈做大蛋糕不谈分配蛋糕。用宏大叙事绑架全民,强迫民众忍饥挨饿推高工业产值。”

  所以这种特色保守主义会因为历史原因要求全国维持古代那种模糊的、朴素的民族观念和以前形成的教条关系。谁敢说当前有不好的地方一定会被它们骂,除非学马前卒把当前问题全都用一个废话回应———“用发展解决发展的问题”。

  本视频显然就是贯彻这种黑屁思想的产物。首先它故意用“全面复兴”之类的提法强行暗示“谁支持汉服就意味着反对其他一些服饰或着装自由”。接着又派人放毒,继续用“汉服无内衣”的老谣言。然後又故意暗示“搞民族服饰日本合适,因为日本只有大和民族”,企图把汉服和精日;接着话锋一转又说搞了汉服“其他民族怎么办,丝毫忘记了五十六个民族五十五个有民族服饰的现实,同时又给全体汉族扣了个欺负人的大帽子。

  敌人越是反对,说明我们越是成功。工业党保守派被推上圈显然是幕後有高人,目的也是为了城头变幻大王旗,等到实现的那一天马前卒之流在金主要求下就不会使用前三十年话术了,那将是马前卒派的末日。可怜的保守派,话术上抄袭才能圈粉,呵呵。

  1,即便是使用“全面复兴”这个说法,那何为全面复兴呢?就是有人穿汉服上大街,大家全都觉得稀松平常不是什么值得助于围观的事,这就算全面复兴了。

  2,指责汉服没有着装实用性,怕是中了前苏联唯实用主义的遗毒吧。什么审美、艺术、历史文化、中华认同,在编辑部眼里,它确实没有一个烤地瓜来的当饱又实用。

  3,中国有56个民族,汉服太过突出让其他55个民族怎么办呢(黑人问好)?如此谜之温柔贴心的编辑部,真的是非蠢即坏吧。

  因为这些人鼓吹唯工业化论,鼓吹为了工业化可以不要青山绿水,可以刺刀推进工业化,可以用血肉润滑机械,这个血肉包括本国人民,谁反对谁就是小布尔乔亚,是情怀党

  还有特征就是反人文,不仅反文科,一切社科艺术之类在他们眼里都是无用的,何况什么古董古建筑历史遗迹乃至汉服,在他们眼里都是一文不值,唯工业化是他们的真理

  工业党鼓吹唯生产力论,唯工业论,但是,很遗憾,真正的工业党,是那些工程师,科研技术人员,而网络上所谓工业党,哪怕马前卒这种有名的,比较有水平的工业党,对科学技术之类的也是了解不多

  他们既然不了解科学技术,更不用说为中国产业升级提供技术支持,他们只能喊口号,说一些正确的废话,“国家要发展,一定要靠工业化!”这话就跟:“人活着,一定要吃饭”一样是废话

  比如汉服是传统民族服饰,既然传统,他们认为必然“反工业”,敢情服装厂不是工业,化纤材料不是工业

  “有必要如何如何吗?”,一般用这种句式多是在觉得没必要的情况下,并且倾向于要得到被问者的否定答案。比如,你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

  “全面复兴”,这种说法有“巨大的彻底的改变”这种极端意味,容易在心理上引人抵触。因为人天性喜欢温和适量改变,“全面”这词过于激烈,容易让人生出自己被裹挟其中的担忧。

  通常不费力气又容易起到装逼效果的事情,人民群众就比较踊跃参与:比如穿个汉服,中式大褂,挂串佛珠什么的。

  通常很折腾人,又不能随时随地展示给受众体现装逼效果的事情,人民群众就斥之为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老旧残:比如书法,古琴等等……

  其实这事儿吧,不喜欢汉服的人,能找到1000个理由反对汉服,喜欢汉服的人吧,哪怕外界说啥也不影响自己买衣服穿衣服,以及找同好交流并且一起穿

  有,完全有必要,而且,我们应该下大力气减少少数民族的比例,55个少民族群和那些未识别族群总有一天会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2.目前自称“汉服圈”的人,到底是在复兴汉服还是在阻碍发展,这里面有多少人是喜欢,而又多少人只是为了标新立异,彰显自己的不同?

  3.汉服的复兴,到底是衣服的复兴,还是文化的复兴,或者说,想要复兴汉服的人,是只想让大家穿衣服,还是想要借机回归三从四德封建社会。

  实话实说,我觉得观察者网提出的这些问题,除了很小部分内容讲的略有些抬杠以外,其实是一些直指根源的东西。

  (以下内容,就是我个人观点,避免不了个人主观的偏见,也不接受某些脑子有泡上来给我定型什么这个那个,跟我玩党同伐异的皇汉批判,你比比我,我就删你。我会尽可能准确描述我反对的人,请不要强行扩大到自己身上。但如果某些人觉得我在骂你,那可能说明你还不傻。)

  作为一个早在12,13年就知道汉服,并且还在14.15年加入过我们学校汉服社团,也就是在这个两年里,我对汉服圈子的印象急转直下,甚至至今都在奋力阻止某些人嘴里的复兴。

  首先我觉得应该明确,由于汉服圈子本身没有足够有权威的大佬来作为圈子里一锤定音的发言,所以从头到尾,每个人理解的汉服和每个人理解的复兴都是天差地别的。

  作为衣服,我觉得很多汉服本身(包括现在某些人所谓的仙服)是值得推广的,它是美丽而富有魅力的,代表了中国的一种特色,一种过往,一种历史,这一点是毫无疑问可以加以肯定的。

  因为在穿上汉服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之前,你应该先明白自己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而非活在封建社会里接收皇帝和士族统治的古人,其他的身份,都是建立在这个身份之后的,你有义务和必要去维护这个国家的安定,强盛和统一,而很明显,无论是封建思想和极端种族主义,都是与之相反的。

  然后再说说制式问题,我一向认为汉服需要改革,不改革是没办法复兴的,而且其实很多制式党很奇怪,他们会否定“汉服是古人穿的衣服”,并且说“这其实就是汉人穿的传统服饰”,“不同制式是随着时间和朝代改变的”,却反对着现代人的创新,难道唐人,宋人的衣服是汉人就设计好的么?显然不是,那些都是各朝各代自己衍生,制定,结合的,同理,你凭什么让现代汉人就不能延伸修改,顺应时代?凭什么古人改来改去还是汉服,而现代人一改就不是汉服了?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最后说一说仙汉分家的问题,我觉得提这个的人纯粹就是袁老爷子的锅,真是让这群人吃的太饱了没事干,您是国学教授还是官方发言人?一句话说分就分,说不是就不是?定义都是人给的,你自己研究,有自己的坚持没毛病,就好像你写传统小说瞧不起网络小说,自己坚决不写,甚至推荐身边的人也来写传统小说,这玩意没啥毛病,总要有人给一个学科打下坚实的地基。

  可是你要非把网络小说开除小说界,然后甚至说人写网络小说的都是弱智,那你可就真是个弟弟,需要被人滋醒了,而且还得找没糖尿病的,不然可算让您尝到甜头了。